赤鬼子

文野厨
爱咕咕这一点大概是青鬼教的
(对拖稿时间也很贪婪就是了)
BG,骨科和幼驯染的忠诚守护者
……好吧我承认约翰和霍华德这一对是例外
失踪人口,明明是世纪更的人却想着开新坑
小女流芥银,霍米,森红,陀莎,乱与,芥镜,坡路,吐露,立银
【怎么全是冷cp】

[文豪野犬]狱中记(1)

  明明n久没更文一更文还是短片幅真是对不起,小女道歉!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55555

这一篇是四年前,也就是女主7岁,Q君9岁,太宰18岁时emmm总之食愉啦!

*私设女主,人设看上篇(不会外链啊啊啊)

*初中生文笔

*超超超ooc

      今夜的星星真是很漂亮。

      应该说不只是星星,就连星空本身也很漂亮。像蓝色的墨水被什么人不小心洒在了宣纸上,一层一层的,先是墨蓝,再变为深蓝、湖蓝、蔚蓝、浅蓝。那一朵一朵的云,倒像是不经意的留白了。

      那星星像什么呢?

      芜不知道。她从未想过把星星比作眼睛,天上一颗颗的眼睛望着你,怪可怕的。

       那就姑且把它们比作那倒墨水的人随手洒上的白墨吧!芜像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,认真的点点头,转眼却又抱着头小声地嘟囔起来,“会不会太牵强了啊…怎么看都不像吧。”

       门外突然传来了奔跑的声音,芜一转头,就看到梦野久作“砰”地推开了门,用手撑着膝盖剧烈地喘气着。

“……久作君?”

*****

      “嗒嗒嗒嗒嗒嗒嗒……”

      惨白的月光下,两个小身影拼命地跑着。正值早秋,夜风已带了几分凉意,却不见那女孩的斗篷随风飘舞,反倒是死死地垂在她的脚边,发出金属碰撞的声响。芜体术本就不好,在长距离的疾速奔跑后更是提不上劲来,即使已拼尽全力也落后了身前的男孩不少距离。

      梦野回头看了她一眼,突然停了下来,嘴角上扬,对气喘吁吁的芜说:“芜小姐的体力真是不好呢!那条小巷的右边有一栋红色的房子,你躲进去就不会被发现啦。”

      “那久作君你…”

      “快去啦,芜小姐你再这样下去可是会被杀掉的哦。”

       说这话时久作脸上的笑容很欢快,他把手背在身后,身体微微向前倾,右脚伸了出来,脚尖向上勾着,一副欢心而满足的样子。真是和那张嘴里说出的话一点都不符合,芜这么想。她不安,但也知道自己的搭档可以抵挡住黑手党的追兵。他是很强的,芜想道,他是很强的。

      或者说,芜希望道。

      于是她后退两步,继而转过身,向着那条小巷奔跑起来。她没看见,梦野脸上的笑容灿烂了许多。他转过身,面对着一群黑压压的,手里拿着机枪的人,语调上扬:

“啊啦,诸君,晚上好啊。”

*****

      芜一人在月光下跑着。她紧紧的攥着一个头发黑白分明,穿着蓝色上衣鹅黄中裤的娃娃,咬住了牙。不知是恐惧还是夜风的缘故,她的眼里早已盈满了泪珠,像是要滴落下来的样子。像下定决心似的,她眼睛一闭,祈祷搬轻声道:

      “异能力.鹤子手札”

       她手里人偶的右胸顿时空了一大块,衣服上也布满了斑驳的血痕。芜不禁一恍神,“久作君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砰!”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