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鬼子

文野厨
爱咕咕这一点大概是青鬼教的
(对拖稿时间也很贪婪就是了)
BG,骨科和幼驯染的忠诚守护者
……好吧我承认约翰和霍华德这一对是例外
失踪人口,明明是世纪更的人却想着开新坑
小女流芥银,霍米,森红,陀莎,乱与,芥镜,坡路,吐露,立银
【怎么全是冷cp】

[文豪野犬]狱中记(3)

*私设女主
*有ooc
*文笔走失
*真的很短对不起

“啊……”

醒来了。

眼前的灯光是暗橘色的,一闪一闪的跳动着。这里似乎是黑手党地下的禁闭室,不过十来平米的一间房间,堪堪摆的下两张锈迹斑斑的铁杆床。芜心里有些慌乱,本能的想撑起身子,却扯到了一片伤口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“……你醒啦?”

身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芜却不敢扭头,只得猜测着声音的主人,“……久作君?”“嗯,感觉怎么样?芜小姐你睡了好久呀,明明是我伤的重些呢……”

“话说,”芜截断梦野的话头,“这是在黄泉比良坂吗?还是在现实里?”“哈,芜小姐是糊涂了么,若真是在阴间,哪会有黑手党呀。”

……倒也是。芜很慢很慢的抬起手,在灯光下看扎在血管里的输液针。大概是因为常年从事着见不得的暗杀活动,芜的皮肤白的像纸,皮肤下的血管是蓝色的,随着脉搏一下一下的跳动着,有种病态的美。芜突然有一种想伸手把针从手上拔下来的冲动。

这么想着,门突然开了,闪出一个人影来――

“首领。”芜微微低下头以示敬意,一旁的梦野赌气似的把头转向墙壁不看他。“哎呀,芜君,你醒啦。身体好些了吗?”“回首领,芜无大恙,不劳首领费心了。”

“是吗,那就好。”话是这么说, 身披白袍的男子还是走了过来,用听诊器听了听心跳,观察了伤口的恢复程度,又帮芜盖上了被子――说是被子真是抬举,那充其量就是两块包着棉絮的破麻布罢了。

“恢复的不错,最近几天最好不要动,再有几个月就好了。”抛下这句轻飘飘的话,森鸥外就悠哉悠哉的作势要走,临到门口又停下脚步,回头又对着芜微微一笑,“期待再次看到你为黑手党效力的那一天。”

“切,还期待呢,八成是不会放我们再出去了。”还在生着闷气的梦野小声的嘟囔着芜心里想说却不敢说的言语,深棕色眼睛里的星星都气愤的挤成了一团。等那扇阴沉沉的铁门关上后,芜总算松了一口气,浑身绷紧的肌肉也松了下来。自己本来就是随着当年的森医生来到黑手党,亲眼看着那个深不可测的人一步一步登上“首领”这个万人敬仰的宝座。芜从来都没有看透过他的思想,他总是笑眯眯的,周身的气压也总是很低,真佩服哥哥能安然的待在他身边……

哥哥。

这个词,大概永远不会在芜的心里出现了。不能说是恨,也不能说不恨,只是不想在提起罢了。芜真的希望,也尽力相信,那一晚的太宰先生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是首领的命令罢了――千万要是首领的命令。

罢了。

铁门又开了,黑色西装的底层人员恶狠狠的把药物扔到了芜的床上,又大声的用芜能想到的最恶劣的词汇狠狠地扔进这狭小密闭的空间。

“等等,我不能动……”

没人回应。那铁门又关上了。

芜叹了一口气,又把视线转向了一闪一闪的橘黄色的灯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